可记当年唱采薇

安徽省舒城二中九(12)班:陈晓婵 
231300

我愿归至千年前,与他们为邻——看他们共采野薇,看他们抱节守志……

风欲暖,初成蕊

我居于北海之滨,首阳山上。每每听山外人谈论殷商的昏君,不免庆幸这里是乱世之中不可多得的一方清净地。

这天出门,听得两位隐居的邻居又在高谈阔论天下事。记得当日,日薄西山,这对衣着考究却风尘仆仆的兄弟俩叩响我家的柴扉。两人虽已不复壮年,却礼数周全、举止不俗,应是王孙贵族,却来此雾深林隐、人迹罕至之处隐居。天色已晚,我驻足他们身旁,忍不住出声:“式微,式微,胡不归?”兄弟俩只长叹,不答话。

我离去,山野薇草刚出土,此时初春。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间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

露尚晞,叶已翠

兄弟俩意欲下山,我便送一程。记得我和他们谈论起西伯侯姬昌,听说他善待长者,西伯是个易居之所,他们浅笑向我告别。届时远方有军队行来,西伯侯的灵牌灵枢格外刺目。两人惊诧,飞奔而下、扯住战马,跪地便开始指责武王:父死不葬而动干戈,是不孝;置民于水火之中,是不义。山下一片混乱。我想,武王这般孝义,让他们失望了——心灰意冷。

几日后又相见,兄弟俩对坐在悬崖峭壁间的一块坡地上。兄弟双手抱膝、沉着坚定;弟弟上身前倾、目光炯然。两人皆身体清瘦、面容憔悴,眉目间却俱是森森然正气。我依稀记得,商灭周起,他们指责武王胜之不武、不仁不义。兄弟俩耻食周粟,采薇而食。

我离去,山野薇草尚柔嫩,此时半夏。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归曰归,心亦忧止。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

草未凋,又抽穗

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矣,命之衰矣。”这是你们一生的绝唱吗?我叹息,叹其命不久矣,叹我劝而不能。兄弟俩终是不愿苟活于世。

…………

七日了,再没任何 。我前去探看。山风蓄满他们空荡荡的衣袍,他们仍端坐着,神情如常,庄严肃穆。落花不知人已去,簌簌而落。落满肩头,却再无人去拂。

我离去,山野薇草已老硬,此时暮秋。

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问斯人,等到野火燃尽胡不归?

忆长歌,怀采薇

他们是我的邻居。一人姓墨,名允,字公信,谥伯夷;一人姓墨,名智,字公达,谥叔齐。他们是孤竹国的长公子、少公子。他们来时,步履轻盈,没有对富贵王位的奢求;他们去时,凌然出尘,没有对盛世王朝的期许。夜来今日又明朝,天下易主只朔望!王朝覆灭,故国蒙尘。面对不仁不义、以暴易暴的武王,伯夷与叔齐心中,几多江山画不成!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与其苟活,毋宁死!

我与伯夷叔齐为邻,我与风骨清逸的薇草为邻,我与他们流传千古的抱节守志为邻。

我不再离去,而是守着爬满野薇的基冢。棠梨花开,又是一度枯荣。望月上沉默的船家啊,你渡谁过江?抱节守志的人们啊,你可觅得归宿?无事!此去经年,山长水浩瀚,自有我与你为邻!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问故人,可记当年高歌唱采薇?

 

                             指导教师:胡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