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走,只为最美的遇见

安徽省舒城二中:胡 

秋来了,风起了,云淡了,是时候出去走走了。走走,只为最美的遇见。

那年,我与未婚妻去嘉兴。刚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新鲜感不言而喻,于是,拉起舅妈的自行车,我骑,未婚妻在后面搂着。正兴起时,冒出一个交警,说自行车不能带人,还让我证明这车是我的。我无言以对,车便被扣了。第二天,带上舅妈的购车发票,坐公交赎车。许是心里窝着火,许是性子太急,看到28路车,便挤上去。坐了几站,感觉不对,一看车上的线路表,方知坐错了方向,未婚妻说:“你看,南湖!”“那我们就将错就错,去南湖看看吧。”

南湖的潋滟水光让我的眼为之一亮,烟雨楼的悠悠古韵让我们遐想起乾隆帝的倜傥。书法石刻遒劲大气,御赐匾额古雅端庄。没想到一次过错竟成就了一场旅行。一路蹭导游,拍照,好不快活。累了,到假山下歇脚;养足了精神,继续尾随着那些滔滔不绝的导游。毕竟花了我20块钱(门票十元一张),不听点逸闻典故岂不亏大了。下午四点多我们仍意犹未尽,未婚妻说:“对了,我们是出来取车子的。”我方想起车子还在交警队,于是赶紧撤退,赎回车子。在回来的路上,我思量着:旅行也是要看缘分的。我与南湖有缘,才会不期而遇,我与烟雨楼有缘,方能得片刻的欢愉。

我与乌镇也是有缘的,于是夜火阑珊,梦枕江南。  

记得那是零九年吧。到海宁舅舅家后,我们便嚷着要去千岛湖,可由于新工地开工,舅舅脱不开身,旅行的日程不得不延后。我便问表弟表妹:周边可有什么好玩的景点,他们说桐乡乌镇不错。我与妻女立马背起行囊。向往终是向往,不迈开步子你便不能领略最美的风景,当时我想。

乌镇果然名不虚传:东栅、西栅,尽显江南风韵;小桥流水,勾勒出淡雅的水墨。我们选择夜游西栅,一因夜景美,二因夜游票价低。夜晚的西栅游人如织,漾漾碧波上是轻捷的小舟,阑珊夜火下是各色的人儿。我们一家子从这座桥走到那座桥,遇见了僻远处的一座草房子,遇见了上书“乌镇”二字的大竹簸,遇见了蹲守数日只为一个满意镜头的摄影家。女儿穿着蓝布裙,戴着蓝布帽,俨然一个古镇的娃娃。游客们纷纷与女儿合影,女儿摆出各种pose,自恋的女儿一直问:“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夜游倏然而逝,但乌镇已经走进我的心间。摄人心魄的美不在于长长久久、朝朝暮暮,只在于拥有的刹那有一颗珍视的心。莫辜负美景——与美景形同陌路;莫辜负生活——被生活的苦辣迷蒙了眼睛。遇见或者错过,看的是机缘。有缘,我便走进你的怀里;无缘,你只能存在我的梦里。

再过几个小时,我便又要踏上新的旅程了:去黄山,去宏村,去西递,去屯溪老街。促成这次旅程的也是机缘。本打算今年跟团去云南,但一看央视的报道,不免惧怕起那些刚猛的导游。之后,打算去厦门,可一个故友说想日后一道去,好有个伴。去哪儿呢?远的吧,我怕囊中羞涩;近的吧,玩不到一两天。巧的是女儿读了我班一个学生参加“中国好文笔”大赛的稿件《宣纸上的桑梓》,对徽州向往不已,于是决定去古徽州看看。到底能看到怎么的景呢?到底按着什么线路走呢?我不想固化,因为随遇方能心安。

太多太细的规划禁锢的不仅是双脚,还有心的恬淡。人生,不能只为了表演;人生,是在兑现本该有的诗情与浪漫。背得起行囊便放得下包袱,迈开了脚步方能得到心灵的栖居。

走走,遇见最真实的自己;走走,只为最美的遇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