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是为了更圆满的相聚

                             别离,是为了更圆满的相聚

           ——致亲爱的2013级11、12班孩子们

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又到了长亭古道、芳草萋萋的六月天,又到了骊歌回荡、难舍难分的毕业季。回首咱们一起走过的静美时光,老师倍感幸福与感激。

能参与你们的成长,看到你们由柔弱稚气蜕变得亭亭挺拔,我幸福;能见证你们的进步,看到你们由懵懂迷惘蜕变为从容睿智,我幸福;能感受你们的奋发,看到你们由被动学习转而为主动求知,我幸福。最重要的是,我领略到了你们人性中的真、善、美,那才是最大的幸福!

别离的笙箫已悠然响起,而我却在回味那些诗意的时刻。此刻,“青春诗会”的余音在我的耳畔回响;“中国好文笔”的墨香在我的心中晕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吟哦在我的脑海回荡……

回忆,让我心怀感激。感谢你们对语文学科的热爱,感谢你们对胡老师的信赖,感谢你们为班级、为学校取得的荣誉,尤其要感谢的是你们的家长——是他们的包容、理解与支持让我能与诸位一同进步,一同欢喜。

分别之际,还请允许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唠叨几句:

孩子们,请多一点执著,少一份辜负。

对学业多一份执著,便能攻坚克难、出类拔萃;对事业多一份执著,便能披荆斩棘、勇立潮头;对梦想多一份执著,便能不负初心,活得随性;对信仰多一份执著,才能享受心灵深处的淡泊与宁静。

孩子们,请多一点感恩,少一些抱怨。

感恩父母的叮咛,便不会埋怨他们事无巨细;感恩老师的教育,便不会抱怨他们刻板严厉;感恩朋友的劝慰,便少了几分任性与傻气;感恩团队的温暖,便有了为集体争光的勇毅;感恩你生长的土地,便有了“你怎样,中国便怎样。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的壮语。

孩子们,请多一份雅趣,少一点庸俗。

闲暇时间,别迷恋网络,别痴迷于魔幻世界,更别成了手机的奴役。多读读书吧,书籍能开阔你的心胸,培养你的气质与情怀;多听听歌吧,歌曲能告诉你生活的本质与真味;多写写文章吧,独抒性灵的过程能修炼一颗好的心。多种种花,养养草;多打打球,跑跑步;多弹弹琴、喝喝茶;多去外面的世界走走;多来灵魂的深处栖居。雅趣多了,文艺范足了,生活自然精彩了、精致了、精妙了。

孩子们,还请多一点快乐,少一些愁容。

如果经历曲折,请告诉自己:“月亮再弯,亮着就好”;如果前程黯淡,请劝慰自己:“黑夜终压不住雪的白”;如果才华暂不被认可,请勉励自己:“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孩子们,只要你们快乐,大地的希望便有了;只要你们快乐,明天的太阳便更灿烂了。

都说“悄悄是别离的笙箫”,而我,却喜欢在别离时放歌。因为:越是沉重,越要飞翔;越是不舍,越要放歌!真正的牵系何惧距离,我们终将天涯比邻,成为海内知己。人生最大的欢愉不在于一朝一夕,今日的别离终将迎来明日更圆满的相聚。

孩子们,此刻老师抑制不住满腔的骄傲与自豪,希冀与不舍。千言万语汇成一句祝福:祝你们梦想成真,前程似锦,万里鹏程。老师在舒城二中等待着大家的喜讯!加油,你们注定要创造奇迹!

                              

                               你们黑而胖的语文老师:胡军
                                       2016年6月12日 

 

与古人为邻

与古人为邻

安徽省舒城二中:刘文生  231300

与古人为邻,我学会了许多……

与于谦为邻,我知道了廉洁的重要性:

以一首《石灰吟》名垂千古的明代著名政治家于谦,曾任兵部尚书、山西巡抚等要职多年,他向来以刚正廉洁而闻名于朝野。当时,外官每年都会进京述职,大多外官会携带当地名贵的土特产向权贵国戚送礼,想让他们在皇帝面前多说自己的好话,以便官运亨通。可于谦进京述职时总两手空空,坚决不凭关系上位——只凭政绩。同僚好心,劝他入乡随俗,明哲保身,可他不但谢绝了同僚的好意,还将其怒斥了一顿。与于谦为邻,我知道了“两袖清风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的清正廉洁。

与商鞅为邻,我见识了诚信的力量:

商鞅任秦孝公之相时,欲推新法,他先说服秦孝公,并颁布了新的法令。但他担心不能够群信于民,于是立三丈之木于国都城墙南门,招募百姓中能将此木移到北门的,并许诺给予十金的奖励。百姓对这种做法感到奇怪,纷纷观望,但肯移动木头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见此情形,商鞅又布告国人,能移动此木者将得赏金五十。此时,有个大胆的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将木头移到了北门,商鞅立马给了他赏金五十,以表明诚信不欺。这一立木取信的事实,大大提高了商鞅在人们心中的可信度。终于是百姓确信新法是可信的,从而顺利颁布了新法。与商鞅为邻,我见识了“惟诚可以破天下之伪,伪实可以破天下之虚”的强大力量。

与陶渊明为邻,我学会了淡泊名利:

义熙元年,已是不惑之年的陶渊明出任彭泽县令。一天,郡的长官派督邮来检查公务。县吏对陶渊明说:“应束带见之。”言下之意就是说陶渊明穿戴不整,是对长官的不敬,想让他穿戴整齐,恭恭敬敬地去迎接督邮。陶渊明长叹一声,道:“吾不能为五斗米折腰,拳拳事乡里小儿邪!”意思是说我不能为了县令的五斗薪俸,就低声下气去向这些小人献殷勤。说完,他便挂印而去,辞官还乡,过起了隐居生活。与陶渊明为邻,我学会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淡泊名利。

与古人为邻,我发现了这些人身上的“闪光点”,他们所具有的美好品格将催我奋进,伴我远航!

 

                            指导教师:胡军

 

凉床上的夏

安徽省舒城二中:胡军

  晚上下楼打羽毛球,在平台上竟看到一张竹凉床,这可是稀罕物了。

  床主人见我那般惊异,便邀请我落座。我轻轻地坐在凉床上,一摸,和儿时的凉床一样冰凉——那种凉由内而外,舒坦透心。“我猜它比你年长。”床主人憨实地点起头:“你真识货。这是我家的传家宝呢,前几年在这里买了房,老家其它物件都丢了,就是舍不得这张凉床子。你看,蔑都发红了。多好啊!”我笑而不语,眼前横亘着儿时的凉床和那凉床上的夏。

  我家也是有凉床的,那张凉床六尺长,两尺宽,两尺高,床腿、床沿是粗毛竹扳成的,床面由数十竹片铺成。为了不落樘子,竹片底下有好几根衬板,我小时候爱蹲在凉床底下玩,亲见这衬板上密布的竹节,据说这样的竹板子最结实。那时不兴用铁钉螺丝,清一色的竹钉、竹楔子竟将这么大的竹器固定得牢牢实实的。那时物价低,但那张凉床子也花了五六十块——好几百斤稻子的价钱啊。

  夏天一到,家人便将凉床子抬到屋后的大塘里洗刷,凉床刚抬上来,湿漉漉的。最有趣的是踏脚的竹杠直往两头冒水,那水由大到小,渐渐地顺着床腿渗漏。家人一再叮嘱“别看床面上没水了,但寒气特别重,睡不得。”孩子们哪管那么多,一个个作蛤蟆状伏在上面,家人看了,便是一顿臭骂。骂完,又赶紧用大手巾擦拭凉床,我们就咯咯地笑:多此一举,水早给我们的汗衫吸干了。

  农家家具本就少,凉床子作用自然大。中午用它做饭桌,家人打个赤脚,坐个“小猴子”(一种低矮、小巧的板凳),随性。晚上用它凉风,哪里风大哪里去,自在。

  小孩子最喜凉风了,因为风口蚊子少,而且有各种好玩的游戏。晚上洗完澡,乡邻们便把凉床聚到一处。凉床上清一色睡着小孩子,床沿上照例坐着大人,大人手里都握着一把最廉价的蒲扇。大人讲家长里短,讲犁田打耙,讲割麦插禾。孩子们便在凉床上你一板脚我一皮锤地闹腾。大人见了,也不生气。于是,我们胆子大起来,从这家的凉床跨到那家的凉床,嘻嘻哈哈,咿咿呀呀。有时,大人们也会考考我们,“生的不能吃,熟的不能吃,边烧边吃。侠子,你猜猜这是什么东西?”我们抓耳挠腮,“这么踹(笨的意思),是纸烟蛮。”我们就痴痴地笑。我家堂婶读过初中,她的谜语最难猜,什么“一个黑侠子,从来不开口。要是开了口,掉了白舌头”,什么“上不在上,下不在下。天没有它大,人有它大”,那时可是把我们考得够呛。

  我母亲读书少,猜来猜去都是那几个谜。于是,胡明、胡成便嚷嚷着叫“大姨娘(对婶母的亲切称呼),您猜不来谜,就唱首歌吧。”母亲曾经参加过宣传队,唱歌倒是在行。我最喜欢她唱的《打猪草》,《看灯》,还有《十把穿金扇》。至今我还会哼“一把扇子凉凉,二把扇子哎吆吆,三把扇子扭扭……”母亲唱完后,其他的婶母们便轮流唱起来,兴致来了,大家伙便一起唱。我见他们唱得没完没了,便拉着秀芳姨娘给我们讲故事,她讲《牛郎织女》最拿手,我们听得泪汪汪的。每到关键处,她便顿一顿,我们头昂得越发的高,其他婶娘便笑:“你们就像野鸡项(一种毒蛇,头抬得高。)一样,但我们哪管他们的奚落,听得更入神了。但故事也不能白听,秀芳姨娘有时故意叫热,孩子们屁颠颠地拿起蒲扇给她扇风。长大了,我听过很多故事,但都没有秀芳姨娘讲的好。

  有风的夜晚当然好了,可夏日多变,有时风息了,孩子们就闹腾起来:“妈姨,怎么还没有风啊?热死了。”大人们便念叨着“风婆婆哎来风啊……”,好几次,他们刚念叨完,风便来了,我不禁佩服起他们的神力来。

  什么时候回家,怎样回家的,我可就记不清了。孩子天生爱犯困,凉床子那么凉快,蒲扇的风又那么有节奏,天晓得什么时候睡着的。至于怎么回家的,凉床应该知道。

  如今,曾经年轻的婶母们已经抱上孙子了,家乡的圩埂也已杂草密匝凉不得风了,那睡得泛红的凉床更是不知所踪。但我的眼前,儿时的夏又却是那么分明,甚至,我的耳畔又传来“风婆婆哎来风啊”的密语……

 

 

 

 

 

 

 

 

 

 

 

 

 

 

 

 

 

 

 

 

 

 

 

 

 

走走,只为最美的遇见

安徽省舒城二中:胡 

秋来了,风起了,云淡了,是时候出去走走了。走走,只为最美的遇见。

那年,我与未婚妻去嘉兴。刚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新鲜感不言而喻,于是,拉起舅妈的自行车,我骑,未婚妻在后面搂着。正兴起时,冒出一个交警,说自行车不能带人,还让我证明这车是我的。我无言以对,车便被扣了。第二天,带上舅妈的购车发票,坐公交赎车。许是心里窝着火,许是性子太急,看到28路车,便挤上去。坐了几站,感觉不对,一看车上的线路表,方知坐错了方向,未婚妻说:“你看,南湖!”“那我们就将错就错,去南湖看看吧。”

南湖的潋滟水光让我的眼为之一亮,烟雨楼的悠悠古韵让我们遐想起乾隆帝的倜傥。书法石刻遒劲大气,御赐匾额古雅端庄。没想到一次过错竟成就了一场旅行。一路蹭导游,拍照,好不快活。累了,到假山下歇脚;养足了精神,继续尾随着那些滔滔不绝的导游。毕竟花了我20块钱(门票十元一张),不听点逸闻典故岂不亏大了。下午四点多我们仍意犹未尽,未婚妻说:“对了,我们是出来取车子的。”我方想起车子还在交警队,于是赶紧撤退,赎回车子。在回来的路上,我思量着:旅行也是要看缘分的。我与南湖有缘,才会不期而遇,我与烟雨楼有缘,方能得片刻的欢愉。

我与乌镇也是有缘的,于是夜火阑珊,梦枕江南。  

记得那是零九年吧。到海宁舅舅家后,我们便嚷着要去千岛湖,可由于新工地开工,舅舅脱不开身,旅行的日程不得不延后。我便问表弟表妹:周边可有什么好玩的景点,他们说桐乡乌镇不错。我与妻女立马背起行囊。向往终是向往,不迈开步子你便不能领略最美的风景,当时我想。

乌镇果然名不虚传:东栅、西栅,尽显江南风韵;小桥流水,勾勒出淡雅的水墨。我们选择夜游西栅,一因夜景美,二因夜游票价低。夜晚的西栅游人如织,漾漾碧波上是轻捷的小舟,阑珊夜火下是各色的人儿。我们一家子从这座桥走到那座桥,遇见了僻远处的一座草房子,遇见了上书“乌镇”二字的大竹簸,遇见了蹲守数日只为一个满意镜头的摄影家。女儿穿着蓝布裙,戴着蓝布帽,俨然一个古镇的娃娃。游客们纷纷与女儿合影,女儿摆出各种pose,自恋的女儿一直问:“是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

夜游倏然而逝,但乌镇已经走进我的心间。摄人心魄的美不在于长长久久、朝朝暮暮,只在于拥有的刹那有一颗珍视的心。莫辜负美景——与美景形同陌路;莫辜负生活——被生活的苦辣迷蒙了眼睛。遇见或者错过,看的是机缘。有缘,我便走进你的怀里;无缘,你只能存在我的梦里。

再过几个小时,我便又要踏上新的旅程了:去黄山,去宏村,去西递,去屯溪老街。促成这次旅程的也是机缘。本打算今年跟团去云南,但一看央视的报道,不免惧怕起那些刚猛的导游。之后,打算去厦门,可一个故友说想日后一道去,好有个伴。去哪儿呢?远的吧,我怕囊中羞涩;近的吧,玩不到一两天。巧的是女儿读了我班一个学生参加“中国好文笔”大赛的稿件《宣纸上的桑梓》,对徽州向往不已,于是决定去古徽州看看。到底能看到怎么的景呢?到底按着什么线路走呢?我不想固化,因为随遇方能心安。

太多太细的规划禁锢的不仅是双脚,还有心的恬淡。人生,不能只为了表演;人生,是在兑现本该有的诗情与浪漫。背得起行囊便放得下包袱,迈开了脚步方能得到心灵的栖居。

走走,遇见最真实的自己;走走,只为最美的遇见……

乡村的眸

乡村的眸

安徽省舒城二中:胡     

池塘是乡村的眸,她演绎乡村的颦蹙,见证村野的荣枯,流淌农人的苦泪,投射岁月的浮华。

远离乡村的池塘是湮没本色的,没有池塘的乡村是失魂落魄的。宏村若没有月昭池便减了几分姿色,竹泉若没有朱雀塘便缺了不少神韵,乌龙嘴若没有女占塘便淡了那分古雅。庆幸的是我的家乡遍地是池塘,我家屋后的池塘清水凌凌、沉鳞竞跃。

太阳初升,勤劳的乡邻们已经在浣衣了。那噼里啪啦的棒槌声,惊散了悠游的麻鸭,震落了枝桠上的露花,唤醒了贪睡的乡里娃。乡村闹腾起来,一天的劳作开始了。

日上三竿,池塘便成了生活的主打。淘米的淘米,洗菜的洗菜,宰鱼的宰鱼。等候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答着话,水里的鲦鱼衔着菜末吧嗒吧嗒,钓鱼的孩子仍旧静静地坐在竹丛下……

本想静静地享受午后的闲暇,怎奈还有一群捣蛋的乡里娃。他们光溜溜地扑入水中,嬉戏声激起了浪花。胆大的往深处潜游,胆小的蹲在浅处捉鱼摸虾。调皮的偷了谁家的毛桃在吃,文弱的胆战心惊地学着狗刨舔着嘴丫。一泡便是三两个小时,上岸还觉得不过瘾似的。

傍晚,劳作的农夫归来,赶紧步入池塘洗去一身的泥巴,一天的劳累瞬间在水中消化。他们相信:汗不会白淌,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啊。

池塘记录着乡村生命力的繁盛和生活的朴素无华。可岁月易老,美丽会消解成记忆,满目清波会干涸成一堆土疙瘩。乡村的恬静终敌不过城市文明的浮华。

乡村的眸浑浊了:死了鱼虾,没了麻鸭,凌凌清水浓稠成一滩污墨,清新明媚已变成断树残桠。乡村的眸啊,你怎可黯然失色啊?没了你,乡村娃便看不清前路;没了你,游子们的灵魂就没了依傍了;没了你,繁华落尽后到哪儿去寻最初的梦幻啊?

乡村的眸,你是真纯,你是淡泊,你是祖祖辈辈的希望啊!

乡村的眸,教我如何不想她!

锅巴飘香的日子

锅巴飘香的日子


舒城二中:胡军


一缕炊烟,一丝温暖;一片锅巴,几段情缘。


犹记得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我立马飞也似的往家奔。老远就能看到那袅袅的炊烟。烟淡了,饭也熟了。奔进厨房,便能嗅到那撩人的锅巴香。那香味儿挑逗着你的食欲,“妈,饿死了!”母亲便忙着给我盛饭、夹菜。吃完,母亲会递过来一小片锅巴,我沾点咸鸭汤,那焦脆而不失香咸的感觉会缠绵一个中午。


后来,上了师范。由于食堂的饭菜分量不够充足,每到晚上,男生们便饥肠辘辘,于是纷纷想着填饱肚子的法子。兄弟们有的将宿舍前小沟里的龙虾钓上来,拌上作料放在搪瓷缸中用蜡烛烤熟了吃;有的去校门口的小摊煮两根年糕,就地“消灭”;更多的是泡点锅巴,安慰一下憋屈的肚子。我们寝室里,属阿瑞带的锅巴最好吃,因为他有秘制的“锅巴伴侣”——咸猪油。只要见他拎着鼓鼓囊囊的袋子回到寝室,我们几个便欢天喜地了。没有寒暄,不见内敛,只是虎视眈眈地想“共享”他的“军粮”。阿瑞很大方,见者有份。于是,打两瓶水,挖两勺猪油,“呲”,锅巴被浸透了,寝室里弥漫着焦米的奇异香味。这时,兄弟们便会相继“奉献”出自己的珍藏——酸菜、咸鸭焖黄豆、炒花生。胃被滋润了,话格外多。谈学习,谈心仪的女孩,当然也谈理想……很多年过去了,一见阿瑞,我总会感激他的锅巴,犹如酒徒感激友人珍藏多年的佳酿一样。


毕业了,我分在山区小镇上的一所学校,中午时有好几个老师在校就餐。毕竟都是年轻人,饭量大,一大锅饭立马就见底了。吃过饭,我们便往锅灶里添些松叶,三五分钟,锅巴便散发出焦香了。于是,我们几个汉子每人掀起一片糙米锅巴,蹲在那棵千年银杏下相互打趣。末了,我们或打一会儿乒乓球,或掼一会儿篮球,有时,来几局斗地主,不亦乐乎。


如今,我过起了简单的“两点一线”生活,吃大锅饭已成奢望。但锅巴的异香还常常魅惑着我。某日,去一酒店,我第一个点的便是锅巴肉片。菜上来了,一看,精致极了——金黄的小米锅巴,粉嫩的肉,翠绿的椒,连那盘子都十分考究。我不禁动起筷子来。可锅巴不耐嚼,香味也寡淡得多。终究不是铁锅焙出的锅巴,终究不是糙米做成的,终究不是原先那帮子兄弟姐妹。于是,我感叹:“这锅巴没有原先的香了!”在座的各位也纷纷赞叹起以前锅巴的味美来。


是啊,食物越来越精细了,而我们的心却粗糙了!

难忘的启蒙(二)

难忘的启蒙(二)


由于我在班上比较“皮”,于是侯老师经常耳提面命。老师人挺和善,就是爱揪人眼皮,最可恼的是揪完后还不忘了补上一句:“叫你不看好了,我这是为你好!”现在想想,都有点发怵。


为了能避开老师的训诫,我们几个爱捣蛋的便和记“黑名单”的班长赵国梅套起了近乎,甚至忍痛割爱,将五分钱一袋的“酸梅粉”送与她吃。别说,这招还真灵,自此以后便很少被老师“教训”。


由于我个头小,中午放学跟不上“大部队”,大保叔便命令几个高年级的用滑竿抬着我走,那滑竿也就是两根木棍,抬到排水闸后他就让我自个儿回去。那几个同学自然不大情愿,这时“老大”大保叔发话了:“这是我大侄子,你们要关护他,不然,你们知道我的厉害!”那几个人吓得大气不敢出。现在想想,享受着这特殊优待,还真不好意思。


一年级下学期,我便回归“平民生活”了,也终于有资格参加大保叔严格的“军事训练”了。练什么呢?跳高,蹦坎子,散打,围殴,当然还有“选修科目”捉蛇、偷萝卜,为了避免被田主抓住,我们还不得不练起了撤退绝技快跑。半年下来,我的体格真的强壮了不少,记得二年级上学期,我和三年级的金春哥干了一仗,他竟不是我的对手。在训练之余,大保叔也不忘“以权谋私”每个参训者都要给他家挖小鹅菜,那菜现在几块钱一斤呢。什么菜?荠菜!(“领导家”老鹅的生活真“奢侈”啊!)挑完鹅菜,天已经昏暗,我们便一股脑散了。早晨时大伙儿又相继来到大闸那集合,颇有纪律性。现在看来,非正式群体的影响力真的不可小视。


那一年,还发生了几件有意思的事儿。


一天,老师教我们画画,画的是莲藕。我画完了,便无所事事,老师对我一瞪,我立马检讨自己,肯定是态度不够端正没上色。“十二色”我是买不起的,于是便向“老刁”去借(世交,几岁就在一起玩),他非常大度:“你尽管涂!”我哪敢放过“良机”,于是,那莲藕被我涂得红彤彤的,好看极了!结果,老师来巡视,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哪有藕长成红色的?这个侠子太轴了!”我委屈极了!自此,我对画画便一点不敢兴趣了。老师啊,您可扼杀了一个“天才”啊!现在,女儿经常取笑我:“爸爸,你画的画太丑了,鸭子画得跟兔子差不多!”呜呜,这全怪吴老师!


还有便是我们班的同学去看望老师了。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她非常体贴学生,中午午睡时她常常将学生的手脚伸直,下雨时常将她家仅有的几把伞放在教室门外。我那次感冒,她还让我去她家喝开水,之后硬塞给我一颗白煮鸡蛋,那鸡蛋,真好吃!后来,她“小产”了,我们班的同学自发地在家带了些钱和鸡蛋、红糖去看她。我当时带了一块钱,那可算是很有诚意了。见了老师,她竟感动得落泪了,还说了“你们要好好学习,我过段时间就去教你们”的话。


山上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没有老师苦口婆心的教育,我们狂放多了。可班长戚华平却格外严厉,她俨然一个小老师,让我们服服帖帖。她的杀手锏就是“你们再不听话,我就去告诉老师!”现在想来,老师在那时真的从心理上征服了我们。后来,教过我的老师很多,但像她那样慈爱的却并不多见。(未完待续)

加强心理教育,避免悲剧重演








加强心理教育,避免悲剧重演











231325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近年来,学生自杀自残事件频发,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2012年6月,广东江门某女生因失恋跳楼自杀,2013年6月14日,辽宁营口市大石桥某复读考生李某投河自尽,6月25日四川崇州市复读女生王倩割腕、喝农药自杀。这些惨剧的发生一方面是由于学生抗挫折能力的低下,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国心理教育的严重落后。











    众所周知,目前我国多数学校没有开设心理健康课程,建有心理咨询室的学校也是少之又少,况且,设置心理咨询室的学校大多也没拿心理教育当回事。于是,对孩子们进行心理教育的重任就落在了班主任和学生家长身上。可班主任也好,学生家长也罢,他们一面要让孩子“鼓足干劲,力争上游”,一面又要让学生“轻装上阵,享受过程”,这明显是做不好的。因此,孩子面临诸如落榜、诽谤、失恋等挫折时,便缺乏倾诉的对象,便没有了排解的正确方式,再加上孩子们心智不成熟,易走极端,于是自杀自残的悲剧便发生了。











    笔者认为要想让学生们能直面生活,能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心灵,最紧要的是对他们进行科学的心理教育。各校应力争开设心理健康教育课,要教给学生疏导消极情绪的方法,诸如:倾诉、宣泄、转移、升华等;各位班主任应该密切关注学生异常举动,应设身处地地与其沟通,给学生生活下去的勇气;学生家长应该多给予关怀,不“看分给脸色”,不猜疑挖苦,要悉心呵护孩子。我坚信,只要措施得当,学生的心理会健康起来,他们的处世态度会积极起来,他们也会对生命热爱、敬畏起来!











    总之,关爱学生生命健康是我们最大的使命,强化心理健康教育势在必行!我们希望看到的是,遭遇挫折的孩子也能面带笑容地说:“这一切都会过去!”






难忘的启蒙(一)

难忘的启蒙(一)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在我的老家有“七岁奇聪明,八岁拔不动”一说,因此一到七虚岁,孩子们便被拽到学堂读书,否则又得等两年。


七岁那年,我的母亲便哄着我去上学,我恁是要求母亲满足我两个愿望才肯“就范”:一是要有一件“叉叉褂子”,二是要有一双“老公鹅头鞋”。“叉叉褂子”就是后面开叉的小西服,“老公鹅头鞋”就是那时最时兴的旅游鞋。


东西到手,就由不得我了。母亲将我带到曹家圩子,报名的是一姓吴的老先生。他先是问问我的姓名,之后便要我数数。见难不倒我,便拍拍我的小脑瓜点了点头。这样我便正式入学了。


我们的学校原先是一官绅的别院。传说屋主人姓曹,原是清廷的高官,担任的是大型工程的监造工作。一年,他替慈禧太后负责海防工程,结果贪了很大一笔钱,其中一部分便造了这所别院,后来他又得到袁世凯的器重,成为袁的心腹。建曹家圩子花了多少银两,已不可考了,只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某拍卖会拍出了曹家的一个镶宝石红木书案,价值120万人民币。


我们的教室在一栋木楼东侧的厢房,那屋子西临大礼堂,南面是一个大院子。木楼用料极为讲究,那木头历经几十年风雨侵蚀仍色泽光鲜,纹路清晰。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木窗户,中间的圆柱形窗格能活动,只要拧几下便能露出个洞来。夏日里,我们几个调皮的孩子会合伙拧窗格上的小木柱子,然后溜到学校东边的池塘边用手指钓“痴姑呆子”(一种黑色的、呆呆的鱼,单用手指就能钓上它)。有时,也会替学长们把风,让他们脱得光光的去游泳。一次,学校的老师来巡查,结果我们几个小家伙吓得东躲西藏,学长的衣服也被抱走了,后来他们穿件短裤,愣是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个多小时。当晚,我们被学长熊得不敢说一句话儿。由于有错在先,我们就给学长们“打工”赎罪。做什么呢?卖水、卖棠梨(一种浆果,玉米大小,涩涩的,熟了的呈淡黄色)。水是用塑料瓶子装着卖的,十口水一张白纸,棠梨五颗一张白纸,当然,写过字的纸也要,因为我们可以用它打纸炮。每天晚上,“老板”便来分红,他们拿大头,我们一人能得五六张白纸,十多张写过的纸,在那时,却兴奋地在路上乱撺。现在想想自己一直没当成老板,或许受到了小时的影响,都怪那棠梨!呵呵!(待续)

谦逊的学者 仁厚的名师——我眼中的吴同和先生

谦逊的学者  仁厚的名师


——我眼中的吴同和先生


假如您没听说过吴同和先生,那么您一定算不上中华语文网的粉丝;假如您没拜读过吴老的文章,那么您肯定算不得执着的追梦人;假如您的博客还没有吴老的足迹,那么我只能对您说:“您的语文之旅还没有启程”。


在中华语文网,吴同和先生是最仁厚的前辈,最谦逊的领航者,最痴情的语文人!


初识吴老是在前年10月份。当时我刚在中华语文网开博,吴老便屈尊前来鼓舞我,记得他在我的拙文《倡导快乐语文·实施愉快教学》后写下:“读此文,你辛勤写作的身影就在我眼前出现。看‘参考文献’,知道你读了不少书;文章按学术论文格式写作,很不容易的。”看到评论,我深感惭愧,因为所列文献我并未读完,只是取其中一两句“装点门面”罢了。于是,我便来到了吴老的语文园地——愚悟者的博客,没想到,吴老竟是语文名师,我顿感受宠若惊。我认真拜读着他的大作,不禁被他深厚的国学底蕴和非凡的才情所打动。   


吴老是极具大家风范的学者,他在柳宗元文学及舜文化研究领域很有建树,他为此撰写了多篇重量级论文,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吴老更是语文教学的资深专家,他对语文教材的深度透视和对语文教学的独到见解折服了越来越多的语老师。


他的文章语言洗练、典雅、工巧,具骈文之风姿,显开阖之功力,展示出了深厚的古文底蕴。读吴老的文章,你才会发觉语言文字是多么的美妙。您看,他给吴春来老师写的书序,题为《春来也?春来也》,怎能不让人叫绝?他给自己《愚悟集》写的自序有言:“有‘穿越古典’之愚见,有‘抚摸名作’之偶得,有‘解读柳子’之顿悟,有‘直面时俗’之乱弹,有‘教学教研’之刍议,有 ‘高考命题’之感言……东拼西凑,如同杂烩,其味何如,余亦不知也。”这段话谦逊却难掩大气,这种语言非大师所难成,读来不禁拍手叫绝。


以吴老的语言功力,定算得上国学大师级人物,定能彪炳文坛,然吴老却从不以名家自诩。向吴老请教时,挂在他嘴边的总是“很高兴咱们能一起交流”、“你真了不起”、“我只是有个小小的建议”、“你看这样可行吗”,他的这种谦逊的态度感染了很多人。与吴老交流,我从未觉得拘谨和压力,倒像同伯父亲切的倾诉,自认为偶尔“撒撒娇”也不成问题的。


吴老又是一个极严谨的前辈。读他的博文,您会发现他的文章绝无错别字,绝无语意不明的句子,绝不会误用标点。去年,《咬文嚼字》杂志评出了最严谨的名人,第一名的周国平错误率为万分之零点五,我在想,如果吴老参评,一定能把周国平先生比下来。


他对自己的文字要求严苛,对后学们亦如。一次,我要写一篇诗歌赏析文章,写完初稿便发与吴老审阅,约莫半小时后,吴老便打开音频进行指导,他先从谋篇布局、详略安排,段落顺序等层面给我做了指导,末了,他还不忘叮嘱我:“对了,小胡,你打出的破折号不规范哦,破折号可不是两道短横,它是一道杠哦!”啊,吴老,您真是火眼金睛,您可知道,为了图省事,我这样做何止百十次啊,如果没有您指出来,我不知要错到哪一天呢。


《雍也》有言:“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吴老便是这样的仁者。他立足中华语文网,扶掖了来自全国各地数以百计的语文青年教师,我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华语文网上相识之后,吴老便经常在QQ上指导我。记得去年四月,我曾工作过的城冲小学百年校庆,组委会嘱我写一篇《城冲小学赋》,我不敢推辞。接到任务后,我又忧虑不已,因为“赋”我未曾尝试,怎么办?吴老古文底蕴深厚,请教吴老。我将草拟的小稿呈给了吴老,吴老第二天便将修改稿发过来了。我一看,这哪里是我的稿子啊,除了几个核心人物及事件未变,语言风格已脱胎换骨,那语句,大气!我还记得开头的几句“龙舒大地,公麟故里,钟灵毓秀,人杰地灵:龙眠山形似卧龙,北宋黄庭坚赋诗赞叹,西汤池泉水温润,前清戴名世欣然命笔。西汉史官文翁,兴教以化蜀;三国名将周瑜,转战而入吴;明代廉吏秦民悦,彪炳青史,理工巨子刘有成,名扬舒城。”后来,这篇赋得到了组委会的高度评价并在《中国教师报》发表,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吴老。后来,每当遇到教育教学上的烦心事,我总会选择向吴老倾诉,吴老呢,总耐心地安慰、鼓励、指导、点拨。可不,昨晚才给他老人家发过去一份《课题问卷调查表》,呵呵,遇到难事,不找您找谁。


其实,吴老关照提携过的后学甚众,我和中华语文网网友一交流起来,便不由自主地聊到吴老;逛新锐们的博客,总能发现吴老的足迹;赏吴老的博客留言,常见青年教师们感恩的话语。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吴老的博文一发表,不一会儿便能冲顶,成为排行榜上的NO.1,我觉得这绝不可能是巧合,而是吴老爱的回音!


吴老,我景仰您!景仰您的博学,景仰您的谦逊,景仰您的严谨,更景仰您对语文的痴情!


吴老,您是我的偶像!您就是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