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巴飘香的日子

锅巴飘香的日子


舒城二中:胡军


一缕炊烟,一丝温暖;一片锅巴,几段情缘。


犹记得小时候,每天放学后,我立马飞也似的往家奔。老远就能看到那袅袅的炊烟。烟淡了,饭也熟了。奔进厨房,便能嗅到那撩人的锅巴香。那香味儿挑逗着你的食欲,“妈,饿死了!”母亲便忙着给我盛饭、夹菜。吃完,母亲会递过来一小片锅巴,我沾点咸鸭汤,那焦脆而不失香咸的感觉会缠绵一个中午。


后来,上了师范。由于食堂的饭菜分量不够充足,每到晚上,男生们便饥肠辘辘,于是纷纷想着填饱肚子的法子。兄弟们有的将宿舍前小沟里的龙虾钓上来,拌上作料放在搪瓷缸中用蜡烛烤熟了吃;有的去校门口的小摊煮两根年糕,就地“消灭”;更多的是泡点锅巴,安慰一下憋屈的肚子。我们寝室里,属阿瑞带的锅巴最好吃,因为他有秘制的“锅巴伴侣”——咸猪油。只要见他拎着鼓鼓囊囊的袋子回到寝室,我们几个便欢天喜地了。没有寒暄,不见内敛,只是虎视眈眈地想“共享”他的“军粮”。阿瑞很大方,见者有份。于是,打两瓶水,挖两勺猪油,“呲”,锅巴被浸透了,寝室里弥漫着焦米的奇异香味。这时,兄弟们便会相继“奉献”出自己的珍藏——酸菜、咸鸭焖黄豆、炒花生。胃被滋润了,话格外多。谈学习,谈心仪的女孩,当然也谈理想……很多年过去了,一见阿瑞,我总会感激他的锅巴,犹如酒徒感激友人珍藏多年的佳酿一样。


毕业了,我分在山区小镇上的一所学校,中午时有好几个老师在校就餐。毕竟都是年轻人,饭量大,一大锅饭立马就见底了。吃过饭,我们便往锅灶里添些松叶,三五分钟,锅巴便散发出焦香了。于是,我们几个汉子每人掀起一片糙米锅巴,蹲在那棵千年银杏下相互打趣。末了,我们或打一会儿乒乓球,或掼一会儿篮球,有时,来几局斗地主,不亦乐乎。


如今,我过起了简单的“两点一线”生活,吃大锅饭已成奢望。但锅巴的异香还常常魅惑着我。某日,去一酒店,我第一个点的便是锅巴肉片。菜上来了,一看,精致极了——金黄的小米锅巴,粉嫩的肉,翠绿的椒,连那盘子都十分考究。我不禁动起筷子来。可锅巴不耐嚼,香味也寡淡得多。终究不是铁锅焙出的锅巴,终究不是糙米做成的,终究不是原先那帮子兄弟姐妹。于是,我感叹:“这锅巴没有原先的香了!”在座的各位也纷纷赞叹起以前锅巴的味美来。


是啊,食物越来越精细了,而我们的心却粗糙了!

新诗一秀梦飞扬

新诗一秀梦飞扬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那天,一个学生浏览了我的QQ空间,遂将我的一首新诗誊抄在“语言积累簿”上,没成想同学们见了纷纷转抄。原来这帮小子对新诗如此感兴趣。


“咱们学写新诗,好吗?”学生们欢呼雀跃。


我制好课件,先引领学生了解新诗的特点,再结合诗歌具体分析新诗的立意之妙、形象之美、语言之凝练,之后呈现了我今年来发表的几首诗。孩子们兴味浓厚,跃跃欲试。


第二天,风格各异的新诗呈现在我的眼前,学生们远比我想象的优秀。


钟志伟在《自信的力量》中写下:“是什么/让小溪清澈明亮/与落英携手远航/在电闪雷鸣的夜/依然放声吟唱/是什么/让小草执著坚强/遭遇风吹雨打/依然器宇轩昂/是什么/让花朵馥郁芬芳/花容尽损/亦不曾黯然神伤/又是什么/让你我不畏礁石/乘风破浪/到底是什么/让生命之声如此高亢/我要告诉你啊/朋友/这便是自信的光芒”


小诗韵味十足,“小溪”“小草”“花朵”等意象能展示自信者的英姿,精妙至极。最后的设问点明主题,使诗歌结构圆润。


魏诚在《末日预言》中写道:“传说有这么一天/世间万物从混沌中展现/传说有这样的一天/女娲娘娘造出了人类的祖先/可现在又有了一个恐怖的预言/2012是人类的末日/1221日是宇宙的终点/玛雅文化曾造就了传奇/2012是否真的实现/洪水/猛兽/山崩地陷/时光是否终止在这一天/是否有搭载人类的客船/明日的太阳会不会调皮的出现/雄壮山川是否美丽依然/时间告诉了我们答案/2012只不过是讹传//保护家园/刻不容缓/地球安然/人类的日子方能灿烂”


他的诗取材于社会热点,章法上效法《化石吟》却又有所创新,音节顿挫,读来别有风味。


束娟的《燃梦》语言清丽,意象奇绝;胡杰的《孤独之冬》以“孤独/对于生命/是一种风景”作结,颇有点汪国真的味道;方良的《寒冬》比拟功夫了得,如“阳光显得那么无力/光明似乎成了黑暗的仆役”便境界全出。


看来,每个人都是生活的诗人,只是平日里潜伏得太深。经过这次撩拨,学生们便一发不可收了。周记中写,作文中写;在校写,在家写。真是乐坏了我。


前天,我们上《关雎》时(为了腾出中考复习时间,我已解决完九下两个文言文单元),我读了《教师教学用书》提供的译文。学生听后觉得不过瘾,我便鼓动学生用新诗注解古诗,看看谁的诗更有味儿。


孩子们那个乐的,一节课,四十七个同学写出符合要求的诗歌三十余首。


潘伟光在其《遇见》中写道:“风起河漾/晨光微亮/雎鸠鸟嬉于沙洲之上/棵棵荇菜滑过指尖/美丽的你/映在我的心帘/第一次遇见/就注定了因缘/日日夜夜的思念/折磨着我那迷醉的心/美丽的你/何时才能相见/窗前月影乍现/床边的我彻夜难眠/美丽的女孩/梦里/我们幸福地将手儿牵/恩爱缠绵/第一次的遇见/便注定/一世的挂念”小诗能将那份丝丝缕缕的情感表现出来,情态逼真。


程梅的《偶遇》写道:“无意的相遇/让爱意涌起/直教我/寝食难安/魂牵梦绕/情悠悠/思绵绵/翻来覆去难成眠/只得梦中/与你把手牵”。诗挺简略,但情意饱满,尤其是叠词用得很成功。


张俊的小诗写道:“河边女子窈窕样,朝思暮想梦中藏。钟鼓琴瑟且为乐,梦中醒来愁断肠。”该诗韵味十足,让我不免吟诵良久。


魏诚的《恋爱变奏曲》写道:“落霞光艳/沙洲旁的雎鸠关关/一位美丽的姑娘浮现眼前/我迷醉于这美好的遇见/你打捞着湖边的鲜荇菜/我对你梦萦魂牵/想你不能到面前/念你恍若在天边/朝思暮想/难以成眠/前世五百次的回眸/难不成只能和你擦肩/恍惚间/你我喜结姻缘/我为你插上碧玉的发簪/梦醒缘散/只不过是情到深处的梦幻”。小诗又巧妙地揉入几句歌词,将那份缠缠绵绵的思念展现地如历目前。


我深深自责于往日的偏执,那时,我一直认为孩子们的水平有限,难以参与具有突破与提升功能的训练,辩论赛很长时间没敢开展了,美文鉴赏活动懒得办了,连课本剧也几个学期不敢排练了。其实,孩子们的潜力是很大的,只要你敢于给他们舞台,他们就敢秀出最美丽的自我。


感谢孩子们,你们让我骄傲!感谢新诗,是你让我和孩子们的青春一起飞扬!

那些年,我刚刚从教的日子

那些年,我刚刚从教的日子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已投《未来教育家》)


每当回忆起那段如歌的岁月,我的心总幸福地泛起微波。


那时,我刚毕业,分配在离家一百多里地的一个山区小镇工作。由于路途远,学期中途回不了几次家,于是大把大把的时光便与我深爱着的孩子们一起快乐地流淌着。


课堂上,我和孩子们表演课本剧,开展辩论赛,有时索性将书一推,围坐在那棵千年老银杏下谈写作,话人生。面对耳目一新的语文课,孩子们充满了渴望,我也尽力挥洒激情,将点滴智慧传递着。


由于住校教师仅我一个,放学后,不免孤独。于是,便伶仃地打起篮球来。山里的孩子虽不善言表,但心可细着呢。不几日,方根、鹏飞、亚军、俊杰便加入了打球的队伍。他们才十来岁,力道不够,但认真劲儿十足。捡到球,他们多半传给我,我自然 “不负众望”,使劲投篮。半年后,我的球技果真进步不小,孩子们也褪去了往日的拘谨与羞涩,一个个虎气十足的。


周末,我们便一起上山游玩。


一大早孩子们便到了。有带烤山芋的,有带煎饼锅巴的,有带板栗花生的,不知哪个孩子竟将蒸熟的野猪肉、野兔肉也带来了。我呢,“赞助点”火腿肠、麻辣小吃,再揣上口琴,夹上竹笛,便率领“大部队”上山了。我们一路走、一路歌,好不快活。


到了山顶,照例是我吹上一首曲子,算是开场吧。孩子们“石头剪子布”,输了的,便唱歌、讲故事。轮到我,就吹口琴,什么《思乡曲》啊,什么《喀秋莎》啊,当然也吹那时最流行的《窗外》。一曲终了,孩子们鼓掌、献花。那野花儿,真艳!正在我陶醉时,几个调皮的男生已溜走了。不大会儿,亚军、雪冰、俊杰他们已兴冲冲地挥舞着手中的兰草花,我嗔怪道:“回头找你们算账。”孩子们嘻嘻的挠着小脑袋。


野餐后,我们回到学校。孩子们将兰花栽在我的房前,清风拂过,满园馨香。下午,我将图书室的门打开,孩子们便捧着喜爱的书尽情地读着。现在想想,那时我也算“以权谋私”吧,不然,咱们班的语文成绩咋始终全镇第一呢。


那几年,学区经常开展活动。无论是作文比赛、手工制作比赛,还是硬笔书法大赛、演讲比赛,我都积极鼓励学生参与。为了学生能有出色的表现,我这个“总教头”不得不想方设法,力求出奇制胜。为了参加全镇演讲比赛,我恁是让韩磊同学在学校住了一个星期,练发音、演手势、悟台风。小家伙演讲后台下掌声雷动,我激动得差点落泪。回来后,我问韩磊:“你现在有啥感受?”他说:“下星期早晨起来没煎蛋吃!”我扑哧一笑,小家伙惦念着的原来只是我给他煎的鸡蛋啊。


可别说,和孩子们在一起,我的厨艺着实有长进。


刚来学校时我总下面条吃,节约倒是末事,最主要还是省事。可每次竞赛归来,我总不好意思请孩子们吃面条的。便买上一二斤肉,三两样蔬菜,算是“犒劳”吧。山村的孩子懂事早,手脚勤快。切菜的切菜,烧火的烧火,淘米的淘米,不大会功夫便准备停当。我毕竟身为人师,怎可落下个“五体不勤”的恶名,“我来,我来”,不自量力的我胡乱地翻炒起来。本是寻常的菜,再加上我的“蹂躏”,品相自然糟糕,可孩子们仍吃得津津有味,我便一一给他们添菜,他们小馋猫似的,看都不看我一眼哩。


之后,孩子们也不与我客气了,我主厨的位子算是保住了。


那些年,我一心呵护着孩子们,他们也深深温暖着我。


一次,我的父亲、叔叔、姑姑们来学校看我。那天一早,我去开大铁门,竟见着几个鼓鼓囊囊的方便袋,有鲜竹笋,有黑木耳,还有七八个鸡蛋、一小罐茶叶。我猜,定是昨天打球时自己不慎透露了风声。周一,我准备好好感谢那几位同学,可大伙儿谁都不承认,只一个劲地笑,我便不再说什么了。今年,在网上遇到了俊杰,我仍不忘问问那事儿,他发了一个“窃笑”的表情,又回复了两个字:“保密!”呵呵,也罢,谁叫咱们亲如一家呢。


如今,孩子们离开我已经十年了,可我仍难以忘却那段纯真浪漫的岁月。


我知道,那段岁月,淡泊,却永远是我心底的歌!

阴风苦雨寒凄切 属文赠诗春满堂

阴风苦雨寒凄切   属文赠诗春满堂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已投《班主任》)


由于原班主任工作调动,我便接手了103班。刚接手那段日子,我使了浑身解数,学生却与我若即若离。我苦恼着:是我过于严谨刻板,是孩子恋旧情怀过重,还是他们压根就“不食人间烟火”?


每次征询班级建设意见,学生总支支吾吾,闪烁其词;每次与学生单独交流,学生总缄默不语,恍若凛然义士。


那段日子,面对孩子们的“阴风苦雨”,有着十年班级管理经历的我挫败感铺天盖地,整日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可那一个早晨,这种状况有了转机。


那日,我正批改着周记。只见潘伟光同学写道: “我不是不努力,可老天爷偏偏如此捉弄我。我的世界是昏暗的,不,是暗无天日的。我的努力都付水东流,杯具啊……”我看完周记,有隐忧,也有庆幸。总算有学生愿意说真心话了虽然只在纸上。于是决定找他单独谈谈,可一想到每次交流时只有我的“一言堂”,又不觉地改变了主意。学生不是很喜欢课下聊QQ,课上传字条吗,何不通过文字交流呢?


于是,我给他写了一首小诗:“假如你不够快乐/也不要把眉头紧锁/人生本来就短暂/为什么要栽培苦涩?/你的名字那么响亮/你的前程何等广阔/青春的我们/为何庸人自扰/将时光蹉跎/请用你的伟光(嵌名)/将阴霾驱散/那时/我亲爱的小潘啊(潘同学的昵称) /你定会由衷的欣喜/自己本是强者/而强者/无惑!”


周记发下去的当天,潘同学就给我写了一张字条,塞在我的教学用书里,其中有这样几句我记忆犹新:“老师,谢谢您!一直以来我都误解了您。今天,我明白了,您是爱我们的。我一定努力拼搏,不惧风雨。请您作证!”我的心顿时温润起来。


说干就干,我利用兼任语文老师的“职务之便”,在接下来的几周里给四十多位同学写了短诗。我给沉默内向的马雅琴同学写了一首《致内秀的琴》:“内秀的女孩啊/你是那幽谷的兰/馨香却内敛/你是那黑纱里的明珠/含蓄却孤单/如果你愿意/我想成为你的朋友/我要轻轻的告诉你/请走出小天地/去做伶俐的百灵鸟/去做灿烂的向日葵!”结果小姑娘非常感激,还把诗制成了书签,压在最爱看的《格言》杂志中。后来好几次集体活动,她都大胆地表现自我,赢得了同学们的褒扬。


我给爱出风头,爱动武的黄磊同学赠诗《你一定会做真勇士》:“假如你是真正的勇士/你定会心生悲悯/将羸弱者呵护/假如你是儒雅的仁者/你一定不会/看着伶仃者恸哭/勇敢若不能与智慧为伴/便成了粗鲁/真正的勇士/绝不尚武轻德/面向他人的拳头不是阳刚/是懦弱/与人掌心相击不是屈服/而是世间最美的歌!”后来,黄磊同学比以往文明得多,有一次其它班同学挑衅,他也一改往日的粗野,选择了克制,还及时向我报告了情况,为我们处理矛盾赢得了主动。


写着写着,我与学生的心近了。他们也愿意与我交流了。可有一段日子,学生的热情锐减,一打听,原来是同学们已经很努力了,但期中考试仍不敌最优秀的一班。于是孩子们彷徨着,迷惘着,自卑情绪浓重了起来。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第二天,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赠给他们一首诗——《招魂写给迷惘中的你们》:当满眼青绿挥洒着生机/当殷红红的太阳普照大地/那个熟悉的影子却惆怅低回/我很难相信/这竟然是你/意气风发/那是我们给你的定义/不断超越/那曾是你沉睡中的呓语/你如藤蔓/在树丛中伸展着自己/你是海藻/在汗水中屏息着将梦想孕育/可如今的你/少了斗志/挫了锐气/褪了本色/丢了魂魄/你可知道/不争是弱者的借口/不惊是庸者的安慰/缚住自己/只会疲惫/淡化梦想/便是逃避/在崇尚竞争的世界里/强大自己才是生存的智慧/我要为你招魂/我要看到/你目光炯炯,傲然屹立/我们要听到/你话语铿锵,不悲不弃/我们要盼到/你找回自我谱写传奇/我想/你定不会忘了/打点行装阔步前行/你不会忘了/正视前程拒绝安逸/你不会忘了/绝地腾飞证明自己/我坚信/我定能逢着另一个你/那时我定当/拍着你的双臂/贴着你的面颊/喜悦地呼喊/这就是你/这才是你。


    自此以后,学生士气大振,师生间也亲如兄弟。


现在,孩子们有问题,愿意问了;有好的建议,敢于提了;甚至在我为琐事烦恼的时候也会写首小诗表示安慰了。


此时的我,寒气全无,取而代之的是沁入心脾的盎然春意!


 

这一败,魂复来

这一败,魂复来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这一败,让我沉寂了一季。这一季的苦痛,这一季的沉郁,惟有自己最清楚。


得知城区选招考试的信息时正值酷暑,我想也没想便报名了。那段日子,我拼命的温书、做题,巴望着进入心仪已久的招考单位。或许是上苍偏偏要戏弄我吧,成绩下来时,我崩溃了,又差一分。上次参考也是因为微弱的差距而与梦想失之交臂。


我无法接受事实,我放下了笔,关了手机,一个人囚在家中。那份沉闷与压抑让我喘不过气来。那几日,朋友、领导、教研员纷纷发短信询问结果,我羞愧难当,硬着头皮给他们回复了三个字“没考上!”心想:完了,我败了,败得一塌涂地。


于是,我尽量避免外出,因为大伙儿对我的期望太高,而我却那么的不争气。自责、怨愤浸满全身。同事的女儿考中名校,让我做司仪,我恁是到庆典的前夜才动手准备材料,不是我不愿意帮忙,实在是内心堵得慌。一个落榜的人给全镇高考女状元主持岂不是笑话?那时我想。


后来,学校组织了一次旅游,整个旅途中,我也难以抑制那份悲凉。带去的书一页未翻,包里的笔记本只字未留。那时我发现,世界是昏暗的,哪怕大连的碧云天,青岛的绿草地,蓬莱的古阁楼。


后来,我索性“自断经脉”,什么教研,什么规划,都让它见鬼去吧!


于是,游戏;于是,垂钓;于是,看肥皂剧。


这时有网友提醒我:“一笑,你最近怎么了,好像博客很久没有更新哦!”


我说:“我败了!我没有什么指望了,干脆平平淡淡、安分守己地混混日子了。”
  
“你多大了”


“三十。而立不立,悲剧啊!”


他说:“人生是一场战役,输掉一场战斗并不可怕,只怕你失掉了继续战斗的勇气。余映潮老师三十岁刚踏上讲坛呢。你有的是机会,有的是希望!祝愿你打好翻身仗!”


是啊,三十岁的我还不算老,经历点伤痛怎能轻言“沉沦”,我不能这样活!我要醒来–以最快的速度醒来!


“拍拍身上的灰尘,振作疲惫的精神,也许远方尽是坎坷路,也许要孤孤单单走一程……”伴随着老歌,我一步步辨认着灵魂的方向。


读书,做笔记,写心得,练书法,制课件,训练普通话,指导学生参赛,一件件事做下去,发觉自己精神了许多。


比起以前来,字,有点骨力了;文,有点“自我”了;笔记,有点思路了;上课,也有一点儿新意了。


抬头,天还是蓝的;入校,孩子们还是机灵的;归来,家还是温馨的。


如今,见到熟人,我总要笑颜以对,我想传达达给他们的是:“岁月静好,我会珍惜。逐梦前行,永不言弃!”


感谢这一败,它让我找回了自己。
   
    魂魄归来日,属文以贺之。 下一败,看你还敢不敢放马过来!
                                       —–天山一笑

语文教师应具备“三种视角”

语文教师应具备“三种视角”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董学娇


教师的“视角”事关课堂的质量,牵系学生的发展,影响孩子的未来。身为一名新课改背景下的教师,应适时变换“视角”,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强化学生的学科素养,促进学生的生命成长。


笔者认为,语文教师应具备三种视角:


一、课前“俯视”,有效“预设”。


课前“俯视”检验出的不仅是一名教师的“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还可检测出一名教师最为可贵的人文关怀之心。


课前,教师应当充分研究学生,多角度审视学生,高屋建瓴,找到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域,设计教学的重点、难点、发展点、爆破点。


我们要关注学生的认知特点和规律,关注学生的语文知识基础,关注学生的能力(不仅是纯语文能力,如语言表达能力、阅读能力、观察力、思维能力、分析问题的能力等,还包括合作交往能力、创新能力、选择能力、抗挫折能力、终身学习能力等)。


我们还要了解学生的经验、思想和生活关注点。应把握学生的语文情感与心理因素,诸如态度、兴趣、意志、性格、气质、习惯等。  


“俯视”得越细致,课堂便越能生动畅达,孩子们也才能学得轻松,学出自我。


如教学《致女儿的信》一课时,我就根据所授班级个别学生有早恋倾向的现状,将“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设计为 “引导学生理解爱情的本质,适当进行青春期教育,逐步形成正确的爱情观。”还设计了“读完《致女儿的信》,你认为爱情包含哪些因素?”“你知道哪些有关爱情的成语,哪些象征爱情的事物,哪些歌咏爱情的诗歌、美文?”“生活中,你发现爱情了吗?”“初中生是否适合谈情说爱?”几个问题。由于我课前充分准备了相关材料,并且做好了课堂上学生各执己见的心理准备。所以,我搜素了大量有关“真爱”的故事、图片,尤其是我镇几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如:新华社报道的我镇梁本凤照顾瘫痪丈夫二十年不离不弃等),以期引导学生,认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认识到初中生所谓的“恋爱”是不合时宜的。


由于,“俯视”得细致,整节课学生议论热烈,讲述动情,受到了一次有效的爱情观教育。课后,几个学生在周记表态:我们还太青涩,将以学业为重,不可浑浑噩噩,误己害人。


所以说,“俯视”十分必要,“俯视”能促进课堂的高效。


二、课中“仰视”,珍视“生成”。


课堂上,教师应“仰视”学生。那些在成人看来很寻常的词汇,很素朴的解析,甚至不可思议的说法,其实都折射出学生的智慧与才思,教师应该关注、呵护、点化,使它们成为宝贵的“生成”资源。


那天我在执教《老王》一课时,我组织学生研讨:《老王》一文在做人方面给了你哪些启示?学生大多从钱锺书杨绛夫妇极具怜悯之心谈起,或谈老王的感恩情怀,唯独束瑞丰同学说出“做人要向老王那样,不能在人地位高的时候就去巴结,在人落难的时候就远离他。我奶奶告诉我‘做人要热锅洞添几把,更要冷锅洞添几把’(舒城俗语)。”这话十分朴素,甚至显得有些老土,但我“仰视”后,发觉“话糙理不糙”,于是虔诚地赞赏:“我非常佩服束瑞丰同学和他的奶奶!的确,做人就应如此。你奶奶的话儿饱含哲理,我相信你能将奶奶的话儿用雅致的语言表达出来。”他挠了挠额头,说道:“做人可以不会锦上添花,但要学会雪中送炭!”学生们看着他,热烈地鼓掌。我赞美道:“瞧,‘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用得多好,这个句子很有哲理,我想你将来定能如周国平先生那样去体察生活,体悟哲理。同学们,请将这句话积累下来。”于是,同学们的热情被点燃,发言积极性大增,哲言睿语频出。


可见,善于“仰视”,便能捕捉到那些刹那的灵光,聆听到思维拔节的声响,感受到学生成长的快乐。


三、课外“平视”,永葆亲近。


“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一名优秀教师若想做好教育教学工作,也应做做“诗外功夫”,比如课外“平视”学生。


 “平视”能展现人的亲和力,“平视”能彰显平等与民主,“平视”能体现人格与魅力,“平视”也必然促进教学活动的顺利开展。


教师在课外善于“平视”,学生便会“亲其师”、“信其道”。


平日里,我总是对学生说:“课上我是老师,课下咱们是朋友。”学生替我倒了水,我会热情地道谢;学生送了我小卡片,我会回馈一本闲书;偶尔误会学生,我会诚恳地道歉。时间一长,学生都很信任我了。


于是,学生在学习上有什么困惑愿意和我说了,在生活着有什么隐忧也愿意吐露出来,对于我上课的缺陷也会大胆地指出来,甚至连早恋、上网这样的敏感话题也愿意与我交流了。这样下来,我的工作主动性多了,效率也提高了不少。


    总之,我们应学会转换“视角”。因为一名善于转换“视角”的语文教师,一定能够得到学生的青睐,一定能够收获课堂的精彩!


 

独钓风雨中

独钓风雨中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恋上垂钓已有些时日了。垂钓要的就是那份情致,那份自在与天然,于是,我会寻找一片幽寂的所在,一个人,一根钓竿,一个恬淡的日子便过去了。


这段日子雨水丰沛,遭殃的自然是那些垂钓的人,因为湿漉漉的日子将大家的兴致也浇得水涔涔的了。


而我却不然,我爱独钓风雨中。


那日,天上飘着小雨,我喜滋滋地提上渔具,连伞也懒得带。一会儿工夫,便到了河边。沿着小径,我来到一丛绿竹旁,旁边蜻蜓飞舞,小鸟啁啾,正是一展身手的好去处。


不巧,雨越下越大,我的衣服湿透了,眼迷蒙蒙的,渔标迷蒙蒙的,心也迷蒙蒙的。


当雨水顺着头发滑落下来时,只须一捋,便沿着脖子缠绵地淌落,身体凉丝丝的,心也难得的清净。


此时,哼着《笑傲江湖》,倒颇有点江湖散人的味道了。雨中垂钓,鲜有鱼上钩,但情趣却丝毫不减。


半日下来,偶尔有些渔获,或是三两条汪丫,或是四五个鲫鱼,有时还会遇着鲶鱼、乌鱼,开心自不必说,最重要的是享受到了那份独而不孤的心境。


回来后,照例是要烧上一盘鱼汤,拌点糖醋黄瓜。有时邀一好友,斟上满满一盏烈酒。三五口下肚,已不知所言,也无须多言。知心知己,一切尽在不言中。


所以,我渴盼夏日里的斜风微雨,我也不惧怕夏日里的狂风暴雨,因为独钓须在风雨中!


 


 

涵养“学校气质”要找准三个“落点”

涵养“学校气质”要找准三个“落点”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


     宋运来老师《学校的气质》一文中曾提到:“一所有底气的成功的学校是应该有其特有的气质的,正如一个成熟的文化人一样。气质能在一个人的言谈举止间不经意地展示其迷人的风采,学校气质同样能让接触学校、了解学校的人感受其独特的魅力。学校的‘气质’,是学校作为教育场所必备的风格特征和办学特色。”


我非常赞同老师的认识。那么如何涵养学校的“气质”呢?


笔者认为涵养学校“气质”当找准三个落点。


一、校长,涵养“学校气质”的动力之源。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学校的风格与特色是与校长分不开的。


一个儒雅的校长,他所打造的学校定当是富有底蕴、书香氤氲的;一个开明的校长,他所管理的学校自当是民主友好、和而不同的;一个创新的校长,他所带领的团队应当是敢于开拓、领异标新的。


因此,要想涵养一所好学校,培养好校长最关键。


主管部门应遴选有底蕴、有能力、有思想,干实事的人才,应加强对他们的培训,以期使他们的管理理念得以形成,管理思路得以开阔,管理方法得以更新,管理效率得以提升。


这样的校长,富有人格魅力和管理水平,一旦走上岗位,必将影响到每一个教师、每一个学生。在这样的校长带领下,学校的“底气”将得以蕴蓄,长此以往,学校必将形成自己的特色——或民主,或严谨,或务实,或求新……


这样的学校,会给人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会赢得家长的信赖,社会各界的好评。


我们相信,一代代校长的薪火相传,“学校气质”终会迎面扑来。


二、教师,涵养“学校气质”的中坚力量。


毋庸置疑,涵养“学校气质”离不开教师。


一所学校的价值观、行为观,需要教师传递给学生。教师的为人风格、处世态度、教育理念,深刻地影响着学生。只有教师从教育理论和教育实践两方面入手全面优化教育生态,才能构建一种先进的、科学的、高效的、优质的教育。


学校的物质文化需要教师齐心协力建构;学校的制度文化需要教师斩钉截铁地推行;学校的行为文化需要教师身体力行地引领;学校的心态文化需要教师润物无声地濡染。


因此,教师是学校软件中最重要的因素,甚至可以这样说,教师品位决定着学校的气质。


那么,培养什么样的教师就显得尤为重要。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的管理者应开展各种活动鼓舞教师的自信心,应通过“书香”浸润教师的心灵,应通过树立榜样激发教师“见贤思齐”的内驱力。


我们可以想见,教师的心胸开阔了,心态平和了,理念更新了,水平提升了,气质高贵了,学校定会“器宇轩昂”,“气场”十足。


三、学生,涵养“学校气质”的重中之重。


诚然,有了好校长,有了好教师,“学校气质”不可能坏到哪儿去,但殊不知最能展示“学校气质”的是学生。


我们不难看到,一些名校的学生举手投足间都有一中无法言说的高雅。这份高雅是谁熏陶浸润出的?学校!


一个学生,便是一个窗口;一个学生,便是一张便签;一个学生,便是一则广告。“学校气质”的优劣与学生息息相关。


所以,学校管理者和教师应通过社团活动和节庆典礼等,让学生感受学校的文化,锻炼他们的能力,培植他们对学校的归属感,激发他们“为校争光”的使命感。


学生的荣誉感强了,使命感有了,感恩心多了,博爱情怀足了,“气质”自然纯美得多。


总之,涵养“学校气质”应轻物重人,应找准学生、教师、校长三个“落点”!


 

中国人眼中的猫



中国人眼中的猫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图片


看《舌尖上的中国》,吸引我的不光是美食,还有摄影师镜头下闲适而安乐的猫。


中国人是离不开猫的。


早在西周时期,就有关于猫的记载。《逸周书世俘解》中描述到:“……武王狩,禽虎二十有二、猫二、……鹿三千五百有八”。(此时的猫应当是体型较大的野猫)


   春秋时期的《诗经》还对“猫”名字的由来做了阐释:“鼠善害苗,而猫能捕之,去苗之害,顾字从苗”。


  到了战国晚期,不仅田鼠肆虐,家鼠也大有泛滥之势,此时有一种动物成了家鼠的天敌,它就是 “狸”,“狸”为“里居之兽”,应该是介于山猫与家猫间的改良品种了。


此时的猫去捕鼠还只是“兼职”,当时主司捕鼠的是家狗。


   猫专司捕鼠,得从北魏时期说起,因为从那时起,我国才广泛豢养猫。


到了唐朝,猫还被请入宫廷,担当“狸奴”。这些猫专门担任各大殿的防鼠工作,李商隐诗中的“鸳鸯瓦上狸奴睡”可说明这一时代的情景。此时,猫亦作为贡品,成为皇帝赏给贵妇们的宠物。


到了明朝天启年间,皇帝也酷爱养猫,还专门在紫禁城设立院落专门养猫,每天派专人伺候;而民间,“秦淮八艳”中的顾湄便爱猫如命,由于过度宠爱,它的爱猫“乌员”被活活撑死。


将养猫发扬光大的是清朝。


此时,人们不仅养猫,还研究养猫的方法。那时还出现了一本属于中国猫的百科全书《猫苑》。它分种类、形相、毛色、灵异、名物、故事、品藻七门写猫,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写猫的书。这本书中甚至提到了猫的疾病治疗和绝育去势手术,可见当时猫已经成为人们生活必不可少的伴侣。


猫,从乡野来到宅院,从粮仓来到炕头,从宫廷回归民间,经历了几多变迁。


猫无处不在,它代表着和乐与安详,兆示着富足与随性,它是平民世界的老朋友,是小动物中的幸运儿。


无怪那么多的诗人赞美它。


 “一箪未厌鱼餐薄,四壁当令鼠穴空”中的猫是尽职的猫;“闲折海榴过翠径,雪猫戏扑风花影”中 的猫是顽皮的猫;“牡丹影晨嬉成画,薄荷香中醉欲颠”中的猫是诗意的猫;“悠然独倚阑干立,花下狸奴卧弄儿”中的猫是充满母性的猫……


所以,《舌尖上的中国》给猫来些特写就在情理之中了,因为“猫”代表着一种情愫,一种叫做“家园”的情愫。


这些特写镜头会告诉我们,什么叫安适,什么叫满足,什么叫谐和……

老 宅

   


安徽省舒城县百神庙镇中心学校:胡军


梦中我又回到了老宅。


那里依旧竹树环合,鸟啼花香,屋后的池塘依旧水波粼粼,池畔的圩埂依旧挺健如初。


梦里的我似乎还没长大,青涩,如一枚初夏的杏。


我欢笑着,一个猛子扎进池塘里,钻出来时,一抹脸,灿烂如向日葵。之后,我湿漉漉地窜回宅子里,喝着井里刚打出的凉水,嚼着母亲刚摘回的黄瓜、西红柿,逍遥得很。


梦中的那所宅子建于1985年。


建宅子前,我们一家人寄居在一户远房叔公家。叔公家的房子是草房,经常漏雨,老鼠六七寸一个,爱偷吃粮食,且胆量很大,大白天还出来晃悠,吓死人了。于是,父亲决意造一所房子。


建房子那年,父亲刚还完成家时欠下的债务。


开工那天,父亲用兜里仅剩的五块钱置办了一桌简单的伙食。之后,亲戚乡邻们便自发地来帮忙,不多日,土墙便垒得一人多高。


光有土是造不出屋子的。父亲又从亲戚朋友那周转了些钱,买了些木材和灰瓦。为了让房子建得气派些,大姑决定将沤在水里的几棵粗而直的木料送给我家(那时的说法是:树在水中浸泡后会更结实,不易开裂)。父亲不愧是当兵出身,来到大姑家,便径自跃入池塘,将树从水里捞上来,一肩便扛回来。将近二百斤的树,四五里的地,扛了三四趟,父亲却不喊一声累,而是面露喜色地和邻居们谈论着木料的好质地。


房子砌到三米高的时候,便需准备些“土子”(用一种长方形木框拓成的土块,形似方砖,可砌墙),以便砌山墙的顶部。父亲便携着母亲和我去田里“拓土子”。他们挖土,挑水,和土,填模、取模,忙个不停。我呢?找泥鳅。父母会将挖出的泥鳅、黄鳝扔过来,我便拿一根树枝,将它们挑到事先抠的坑里,旁边插上树棍,地牢一样囚禁着泥鳅、黄鳝。父亲说:“多少条了?”我便尝试着数,一遍又一遍,生怕丢了。


那时,拓一天“土子”,便能吃上一大盆红烧泥鳅。所以,无论何时,我都忘不了那情景。


后来,屋子盖好了三间,瓦屋,一丈四尺八的开间,乡亲们都很羡慕。他们会逗我:“你家屋可漂亮?”“漂亮,丈四八的!”五岁的我乐滋滋的回答着。


上梁那天,我家破天荒放了鞭炮(别人家上梁放的一般是单个的大炮仗),引来了好多人的参观,煞是热闹。


那段日子,父亲不是去鼓捣几棵风景树栽在门口,就是买一两幅画贴在墙上,整天乐呵呵的。最可喜的是父亲竟栽了一棵平桃树(平桃,桃中的一种,扁平状,味甜),让我在小朋友那赚足了面子。


后来,庄子上盖房子的人家多起来了,先是模仿我家的设计,后是砖瓦房,之后是带楼板的平房,又到两层小楼。


看着一栋栋新房子盖起来,父亲也忧愁起来。


1999年,父亲终于在街道买了房子。


于是,房子便空着了。


屋需人住。没人住的房子如弃妇般,不消几日便没了颜色,满目荒芜。于是,屋前的平桃树朽了,屋后的水杉折了,屋旁的草密了。


所以,每年父亲从外地回来,都会去老宅看看。他有时带上柴刀将门前的杂树清理掉,有时会赤手将杂草拔掉。每当这时,我总不耐烦地说:“反正没人住,管它小树杂草长不长。”父亲不语,仍专注地干着手中的活儿。清理好了,父亲会绕着房子慢慢地走一圈,神情凝重。


屋子离不得主人。时间一长,它便颓废了。瓦斜了、落了,椽子朽了、断了,连那最让父亲自豪的门板也被虫蛀蚀得面目全非了。于是,宅子老了!


前年大年三十,我和父亲又去了一趟老家。父亲看看门前的杂树,看看屋顶上萌发的树种,再看看贴上红春联的破大门,不禁长叹一声:“哎!”那叹息让我浑身不自在。临走时,父亲说:“看来这宅子要倒了,那时它可是这一块最好的房子啊!”我说“知道,丈四八的!”父子俩对视一笑。


现在,每当有空时,我也会去看看老宅,看看宅前的树,宅后的塘,宅边的河流。看着看着,也会黯然神伤起来。


是啊,房子里没了人,便会成为老宅。人的心里若装下老宅,也会老么?